闲阿瓜

独立苍茫醉不归。

瓜子/桴檩

文画双鸽

亲友有只蛐蛐

心悦小暗香//

【暗华】清云天地(一)

  ·暗香成男x华山成女

       ·和情缘的故事

       ·没来得及赶上七夕

     

       1.

       “顾道长!结义……”

       还没来得及等季晩舟道明,行色匆匆的白衣道长便出言打断:“不了季姑娘。还有记得告诉你师兄,三日之内还我酒钱,时日一过就别想从我这借半两银元。”

       “行行行。”

       季晩舟怄气地蹲坐在鼓楼街旁,眼前的金陵城自是繁华无比,各色江湖侠客来来往往,小商小贩热情地叫卖着。




     就算这地儿再热闹人再多,结个义就跟大海捞针似的。季晩舟愤愤骂道,顺着一脚踢飞了脚边的石子。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乱踢石块砸人啊?”

       不料竟砸中了街边卖糖葫芦的小商贩,季晚舟赶忙起身道歉:“对不起啊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哪知这小商贩竟一脸痛苦地弯下腰,抱住自己的脚,叨叨起来:“哎哟我这腿可被你砸折了…我家里妻儿老母还等着我回家呢…”念着念着斜眼一睹,上下打量季晩舟一转,“看你这身行头是华山派女侠吧?我这有批上好的剑油,你买我一盅咱就两清,行不?”

       季晚舟忍住先打折他另一条腿的冲动。来金陵城不过几日,就撞上了碰瓷的。华山派在江湖本就以穷而闻名,门下弟子更是欠钱不还。为了和那些到处惹风流债的师兄弟划清界限,季晩舟咬咬牙,从腰上系的布荷包里掏出一串银板,扔给那小贩,怒道:“拿好钱就快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嘞!”小商贩一脸贼笑,麻利地从地上蹭起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盅剑油,又取下一串晶莹剔透的糖葫芦递给季晩舟,“您拿好。”

       季晩舟不免心生疑惑,随口问道:“你给我这一串糖葫芦是什么意思?”

        “剑油是五十文,您给我的是一百文,我这不是讲诚信做生意嘛。”




  

    2.

       金陵城的风光自是无限好的。季晩舟躺在鸡鸣寺顶感慨道。高高放起的金龙风筝和孔明灯还渲染着分春节的意味,不免让人念想到远方的亲人或久别的故人。

        想到这里,季晚舟心头微微一颤,猛然记起决定离开华山去大千世界云游的寒夜,师姐几个凑钱给办了欢送会。华真真没有多言,只是叮嘱她独自在外注意安全,高亚男性子豪迈,非饮下半壶烈酒,让她随意,季晚舟会意,也直直喝下一碗,高亚男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拍拍她的肩膀道:“无论天涯海角师姐都会给你撑腰!”

       季晚舟推开门,外面不知何时洒下满天大雪,裹紧了身上的袍子,轻轻呼出一口白气。雪地里留下深深浅浅一串鞋印,快到山脚了,季晚舟忍不住回头,望向山顶。连牌匾都被债主拿去当柴烧了的穷苦门派,却是江湖上最为重情重义的门派。幼时家中落难,季晚舟便被父母送入门下,门派上下待她亲如一家,虽然平时脏了衣服磨花了剑总免不了谷潇潇的一顿骂。

      “谷师姐?”季晚舟惊讶地问道,“你怎么下山来了?”

       谷潇潇笑了笑,伸手拂去季晚舟头上沾染上的几朵雪花,答道:“我要去武当借批新剑,之前那批都被你师兄师弟浪费完了。”语毕,又从腰间掏出一枚布荷包,递给季晚舟,“我和亚男真真她们凑了些钱,你拿着,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啊。”

       接过荷包,季晚舟有些出神,荷包上面还残存着丝丝温暖,与冰天雪地的刺骨严寒截然不同。

      “愣着干什么呢?走啦!”


       塔下传来一阵突兀的躁动,吓得季晚舟一个激灵,差点从塔顶滚下来摔个残废。

       瞎想什么呢,季晚舟苦笑,随后起身运轻功跳下鸡鸣寺。脚尖还未落地,一支剑就擦着身旁而过,在空中悠悠划过一圈后又飞回白衣道长的剑匣中,一位蓝衣华山弟子正随意地叼着一根草叶,嬉皮笑脸地抱着剑歪站在一旁。

        “叶师兄,你不会又欠顾道长酒钱了吧…”季晚舟叹了口气,朝着那位华山弟子问道。

       “这哪跟哪啊小舟,你师兄叶云飞我一身正气从不做亏心事,你说是吧顾若?”

       顾若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淡淡地盯着叶云飞,轻轻地咳了声。

       叶云飞瞬间慌了,招道:“我是欠了顾兄银子没错……但我真的是惩恶扬善路过啊,顾兄他揭了榜子,我们刚巧…”一边还眼巴巴地望了季晚舟几眼,“舟舟,我的好师妹,你就帮帮师兄我吧。”

       方才才被黑心商贩碰瓷讹得已经是囊中羞涩了,如今还碰上了拿师妹抵债的师兄,季晚舟感觉自右眼皮使劲抽搐了几下,破罐子破摔:“顾道长…你看我也是暗影行当的,要不你那红榜给我吧……我把人解决了你也就和师兄两清吧。”


       要是能重来,季晚舟宁可一剑大义灭师兄。




   3.

       “元鸣秋…暗香弟子…义士行当,平日里劫富济贫很受中原百姓爱戴……”季晚舟在街边酒馆的角落坐下,展开悬赏草草看了几眼,“估计又是招惹到了哪位官二爷吧。”

       “修为…还好。”季晚舟伸手打开了坛女儿红,猛地灌下一口。烈酒入喉,呛得猛咳一阵。夹在悬赏中间的画像不小心落了出来,画上的人用围巾将自己的脸遮住大半,依稀可辨的是一朵别在领口的兰花。

       店里的伙计送来一份桂花糕,糯米软粘,花蜜香甜,诱人总归是诱人,怎么想这价格也不会对华山弟子友好。季晚舟闷闷道:“怎么?又要来讹人啊,我可没钱了。”

       伙计赶忙笑呵呵地解释道:“这是有位暗香的少侠要的,他说他晚些再来,所以我先给他端来了。”

      “是吗?”季晚舟抬头扫视四周,店里稀稀拉拉,好几桌都空无一人,“他干嘛要和我挤一桌啊?”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伙计说完,端着盘子离开了。

       季晚舟心中已经将那位素未谋面的小香仔祖宗十八代都挨个问候一遍了。

       得,整个江湖都欺负华山。

       季晚舟三令五申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奈何这暗香行踪不明,只得在这小酒馆里捕获五湖四海的风声。要上系的那盅剑油还是有些分量,季晚舟轻轻取下,放在酒桌上。

       花钱买的不用白不用。季晚舟拿过佩剑,出鞘,细细端详剑身。历尽千辛万苦才得来这把吞山海,季晚舟自是爱护有加。这盅剑油虽比不上在华山用的,但勉强还是有几分用处。

       残阳透过格扇,清清浅浅地扫到季晚舟身上,平日潇潇洒洒的华山女侠此刻似乎敛去了些强硬,有几分温柔的意味。利落地将剑收入鞘,季晚舟满意地伸伸懒腰。

       无意瞥见盘中的桂花糕已不见踪影,季晚舟这才意识到被自己痛骂的暗香大兄弟早就坐在对面了。抬头看去,那位小香仔正阖眼小憩,围巾松松地系着,露出领口别着的一朵兰花。

       季晚舟一惊,结果一脚踢到了桌腿,疼得呲牙咧嘴。对面的暗香也应势惊醒,只见一位华山女侠揉着脚踝,五官似乎要拧到一块去了,嘴里还骂咧着,夕阳应是凄惨的,可配上如此之景,倒也好笑。

       “笑什么啊你,要不要亲身体会一下?”

        季晚舟瞪眼俯看憋笑的小香仔,顺手把佩剑往桌上一摔,剑穗上的小珠子发出乒乓声响。

        “行啊。”




-tbc.




  ·我终于肝完第一回了!本鸽手鸽了快两个月

       ·开学淡游戏了有问题烦请指出x

       ·我家小香香看起来高冷其实超级皮的!!

        出来吃粮 @皮断腿的曲妄正在迷茫 




 


  


  

评论(5)

热度(28)

  1. 皮断腿的曲妄正在迷茫闲阿瓜 转载了此文字
    强势安利!我喜欢你家小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