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阿瓜

独立苍茫醉不归。

瓜子/桴檩

文画双鸽

亲友有只蛐蛐

心悦小暗香//

【雷卡】皎月



·现代paro
·百年老梗 有些私设
·自己心中的雷总和卡卡 可能会ooc
·描写水平有限致歉 呜呜呜他们怎么能这么好

start!

一月末了。
新年氛围逐渐浓厚,人们都计划着购置年货,然后回家团圆。

雷狮和卡米尔却没有准备回雷王市,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离家出走。不过,年货什么的,倒是可以买来囤着。
卡米尔一向喜欢宅在家里,他觉得出门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不但浪费时间,搞不好还会因为气温骤降而感冒。这一点,他们俩兄弟大相径庭,雷狮就是坐不住。

这天,雷狮和两个小弟撸完串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卡米尔裹着被子趴在床上,怀里还抱着笔记本,地板上还散落着些满是圈画的文稿。都放假了还这么勤奋。雷狮想把卡米尔拎出去走走,算是透透气,可他也知道这不是件易事。
不过对于雷狮来说,这可难不倒他,自家弟弟喜欢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嘴角暗暗勾起一抹邪笑,得意地走向卡米尔的房间。

“大哥,敲门…”
雷狮没有理会,直接坐在了床沿,伸出手帮卡米尔掖了掖被角,顺带抽走怀中的笔记本,开门见山地问道:
“要不要去商场转转。”
卡米尔朝雷狮凑了凑,答非所问嘟囔着:
“好冷…”
雷狮二话不说,一把将卡米尔圈在怀中,体温立即代替了被窝几乎没有的温度,在卡米尔耳边低声道:
“我听说凹凸商城新开了家甜品店,草莓蛋糕味道不错,想去吗?”
“去…大哥你先把手拿开。”
是的,此刻雷狮的手正在卡米尔身上肆意游走,果不其然就是被一把拍下。雷狮有些无奈地看着起床穿衣服的卡米尔,又开始唠叨:
“我说卡米尔啊,你怎么又把暖气关了,现在正是降温,况且我们家什么时候缺过电,如果你感冒了怎么办我…”
“大哥。”
卡米尔套上了大衣瞪了雷狮一眼,雷狮知足地闭上了嘴。少年虽然不是营养不良,从小体弱比起同龄人来说还是有些单薄,雷狮起身,先是整理了卡米尔身上有些皱的衬衣,然后捋了捋他颈后翘起的头发,最后才是细细地帮卡米尔系上那条红色的围巾。
这条围巾是几年前的一个圣诞夜,雷狮胡乱买来充当送给卡米尔的圣诞礼物的,卡米尔虽然当时厌恶地把这条围巾丢在一旁,可没有几天又见他把围巾围了起来。

推开门,不出意料那北风就直直地往人身子里钻,卡米尔一个激灵,把围巾使劲向上扯了扯,几乎遮住了半张脸。雷狮揽住卡米尔的腰,熟悉的温度又一次从背后袭来,对方没有抗拒,反倒有些享受。

从他们家到商场不过一条街的距离,雷狮愣是抱着卡米尔走了半个多小时。新年前夕到处都少不了热闹的气息,自然而然人也很多。卡米尔看了看周围人群诧异的目光,又低头瞧见雷狮的手,不免有些尴尬,便轻轻扯了扯雷狮的衣角。
心领神会。雷狮转而牵起了卡米尔的手。担心来去的人流会挤散他俩,又握得更紧了些。

终于到了雷狮口中所讲的那间甜品店,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奶油甜腻,果香四溢。卡米尔迫不及待推门而入。

招牌的草莓蛋糕自是摆在显眼的地方,柔软的戚风蛋糕抹上层层细腻的奶油,点缀其上的草莓更是香甜诱人。想吃。这是卡米尔的第一反应,雷狮笑了笑,叫来店员切下一份装进纸盘,递给了卡米尔。

雷狮见过蔚蓝的大海,也曾仰望过浩瀚的星辰,此时卡米尔眼中的一切,美得是那么光彩夺目。他喜怒不形于色,善于控制情绪,可雷狮知道,表面的暗淡之下是星月皎洁。

雷狮先去付了款,等着卡米尔心满意足吃完蛋糕,两人才一起离开甜品店。两人几乎是把整个商场全班扫荡了一遍,大包小包。

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了,雷狮和卡米尔并肩走着,身旁的人流依旧喧闹。

“听说今天有红蓝月呢。”卡米尔望向天空道。
“是吗?”雷狮不以为然,瞄过天上的明月,“什么都比不上你眼中的皎月啊。”
“嗯?”卡米尔转头看向雷狮。
“所以说,卡米尔,我爱你。”
卡米尔的嘴角止不住地勾起一抹弧度,笑着转身与雷狮对视,
“我也是啊,大哥。”
语毕,卡米尔丢下手中的东西,踮起脚尖,用手轻轻环住雷狮的脖颈,雷狮觉得,一抹冰凉覆上了自己的唇。

如果说卡米尔是一抹皎月 那么雷狮的心中早已因此光彩。

fin!
·哇塞流水账记得真爽

把脑洞写下来完全是一篇小学生作文

·我心目中的卡卡就是行动派(我ooc至极我自己也非常绝望
完全写不出他们的好 新的一年也很喜欢他们俩兄弟!
最后就 谢谢观赏了!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