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阿瓜

-独立苍茫醉不归-

瓜子/桴檩

才疏学浅为爱发电

心悦小道长/

是婷婷!!

/昨天收拾书房发现了小学囤的查九
开心死了立刻开始回忆
婷婷真的是童年女神呜

我有种想把凹凸相关都删了都冲动…

幸会

这儿瓜子 一说话没头绪的鸽王
还是个半文半画沉迷游戏的理科生

若要我更文等到海枯石烂去吧

【知樱】达拉崩吧小花絮



·我知道我拖了快一年(还有脸?
·熬夜爆肝逻辑混乱

01.
一开始小樱是拒绝话剧演出的。
只不过看在知世已经为整个剧组做好了服装的份上勉为其难接受了。
她不知道的是知世除了剧组服装其实早就给自己准备了几十套衣服:
南瓜裤蓬蓬裙背带裙牛仔短裤……

02.
小狼也是拒绝参演的。
本来是他出演勇士的,结果剧本出来之后又变成了他一人饰演三角。
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是知世一手造成。
于是我们聪明的李小狼同学也就识趣乖乖吃起了狗粮。
虽然他嘴里还是不停吐槽着。

04.
莓玲觉得知世简直是恩人。
她有机会了。
当她看到小狼因为知世和小樱羡煞旁人而嫌弃不已的表情之后更是开心极了。
可她忘了自己表哥是傲娇。

03.
忽悠大王山崎同学一如既往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勇士救了公主,最后她们在一起了是因为…
千春突然出现拖走了他。
留下露出得意微笑的知世和面面相觑的小樱小狼。

05.
艾力欧觉得只要是小樱愿意的事情都完全可以的。
哪怕是废了话剧试衣独秀。

06.
一切的主导者知世也觉得非常好.
因为自己喜欢的人满足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妄想。

End.
·不是敷衍!小花絮就是短小
·不知读到这里的你是否发现了混乱的序号呢


【卡埃】不像蜜月的蜜月旅行



·从日本旅行完回去突如其来的脑洞
短打 飞机上闲着无聊产物
·ooc警告 文笔破烂
废话少说开始
(呕对了我私心特别多x

1.
“尊敬的旅客,您乘坐的全日航空公司的航班NH956即将开始登机,请您带好您的随身物品、护照、登机牌到G26登机口搭乘摆渡车…”
广播还没有播送完所有注意事项,埃米便有些兴奋,挎了挎肩上的小背包,而卡米尔则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继续翻看着小说。
登机口渐渐排起了长龙,埃米迫不及待要和熙攘的人群融为一体,卡米尔仍旧是那副不急不躁的样子,只是淡淡开口道:
“等人少了再排。”
“嗯。”
埃米认同了卡米尔的意见,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点开微博,准备消磨消磨时间。
叮咚,消息提示音响起,埃米下意识滑开查看,是艾比发来的短信:
“衰仔新婚快乐!要是那个拐跑你的面瘫矮子敢欺负你,姐保证帮你教训他!”
不长的信息,字字都让埃米脸红心跳。卡米尔察觉了埃米的不对劲,凑过头来便看见这条艾比的‘宣战书’。
“如果她认为这样可以威慑到我,那就大错特错了。”
“诶?”
埃米立马感觉有什么灾难要发生了,连呆毛都隐约有些颤栗。卡米尔合上小说,一圈一圈地解下遮住自己大半张脸的红色围巾,一边给埃米围上围巾,一边开口安抚道:
“你觉得我会收拾你吗?”
“…”埃米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伸手理了理被卡米尔系好的围巾,“你为什么要给我我围围巾啊…”
望着不明不白的埃米,卡米尔微微一笑,牵住对方的手,回答道:
“下面风大,走吧。”

2.
蜜月旅行完全是两人为了不见七大姑八大姨的临时起意,春节期间还能买到两张经济舱的机票,实数幸运。
不过卡米尔完全不喜欢经济舱的氛围。
人多,很吵。婴儿的哇哇大哭,朋友间谈笑风生,小情侣的腻腻歪歪。
明明自己也可以秀别人一脸,可惜对方太害羞。卡米尔默默跟着埃米一路挤进了客舱尾部,埃米略微单薄的身板拎起随身携带的小包,正要往上面的行李架扔。
埃米高估了自己的身高。踮起脚尖都还离行李架差一大截,跪在座位上,轻轻跳起来,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卡米尔从埃米手中接过小包,一丢,稳稳落入行李架。埃米气鼓鼓地望着卡米尔,说道:
“你不就比我高了一点吗?”
“一点?”卡米尔伸出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差,不多不少,刚好是大拇指到中指的距离,“这就是你说的一点?”
埃米意识到自己又中了圈套,一步跨进靠窗的位置,坐下系好安全带,不理不睬卡米尔。

3.
飞机正式起飞后不久便越过了云层,机窗外,纯粹的蓝色下是层层叠叠厚厚的白云,天边还有一丝泛着金色的光彩。
对于卡米尔来说,比起难得一见的风光,倒在肩上的熟睡之人的眼眸更是耀眼。

4.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空乘开始分发准备好的午餐了。两人虽然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但为了充分还是没有选择红眼航班。
卡米尔揉了揉埃米的头发,轻声唤道:
“埃米。”
“嗯…?”
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除了卡米尔的呼唤,埃米依稀听见还有餐具碰撞,果汁倒出,咀嚼食物的声音。
埃米顿时清醒,空姐已经推着餐车走到了自己这边,笑盈盈地询问自己要哪份套餐。儿童套餐里有芒果沙拉,念在自己已经脱离了蹦蹦跳跳的年纪,埃米违心地选择了那份过于油腻的炸猪排套餐。
空姐将餐具放入盘中,递给两人,埃米打开盒盖,发现并不是炸猪排,而是自己喜欢的芒果沙拉。埃米扭过头,看见卡米尔叉起一块猪排,送入口中,随即便把套餐推向一旁,撕开一袋抹茶米饼吃起来。
“你点的儿童套餐?”
“我记得你喜欢吃芒果。”
埃米有些惊讶,自己从未告诉卡米尔自己的喜好,估计又是拿苦瓜奶茶买通艾比知道的。
不过埃米又感觉一种止不住的幸福洋溢在自己心中。

5.
飞机还有四十分钟降落到目的地东京的成田机场,惬意的蜜月旅行即将开始。
不过遇上不稳定气流这种小插曲还是要有的。
塑料杯里的水左右摇晃,飞机正朝着右侧倾斜,随即机身向下一颤,又朝着左边倒去。
虽然广播已经告知了这次气流不会对飞行造成影响,身处几千米高空的抖动着实令埃米有些害怕。紧紧揪住卡米尔的衣角,这才找回些安全感。
卡米尔干脆竖起挡在两人之间的扶手,一把埃米把抱在怀中。
埃米感觉心脏跳得更快乐,害怕转而变成了窘迫,他不是讨厌卡米尔的拥抱,反而可以说是非常喜欢,看似冷漠实则温柔。
“还怕吗?”
“不怕…”
微微泛红的耳尖,颤巍的话语,游离的目光。
非常可爱,也是一目了然的漏洞。
卡米尔摘下帽子,遮在两人面前,蜻蜓点水地在埃米的眉心落下一吻:
“害怕就抱紧我。”
温柔取而代之了不安。

fin-

·大噶好我受够团里面那对新婚夫妇的狗粮了我决定割大腿肉安慰自己了
·我又爆字数了(本来想只写1000左右的结果…
·谢谢大家观赏!
(不过为什么还要两个小时才降落啊orz)

【卡埃】午后晴空万里



·临时起意 质量低下(这其实是和某蛐的赌
·ooc预警//双向暗恋 私心多
·小男孩之间的腻腻歪歪我非常喜欢
·高三卡x高一埃 校园paro
·我觉得吧 两人对爱都有些「无法理解」
语文学得将就瞎一顿比喻描写我也很绝望
我流小男孩就是拽



一开始埃米是不敢相信自己的。
他喜欢上了一个人。
那个人偏偏还是卡米尔。

埃米仔细想了想,也许这种感情并非是所谓的「喜欢」,或许是同类的互相吸引吧。黑发蓝瞳,还都是弟弟。

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这种不找边际的想法。卡米尔在他眼中,永远都是一颗遥不可及的星星。

刚入学那会,埃米成天被姐姐艾比拉着满校东奔西跑,美名其曰说是去找寻白马王子。埃米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个小跟班罢了,没有任何人真正留意过他。
但他不知道的是,如此不起眼的自己,也会有被注视的一天。

高三的开学的日子总是早早来到,这无异于是对沉浸于暑假闲适的学生的晴天霹雳。与此同时,高一的军训也如火如荼。
校园里面又一次洋溢起了年轻的朝气蓬勃,声声口号似乎想刺穿人的耳膜。此时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唏嘘,大抵是教官把休息时间又往后挪了挪。

教官终于良心发现,难得放了二十分钟。埃米没有继续陪着姐姐到处晃悠,而是决定熟悉一下学校。
学校规模一般,不过身为重点中学各种设备应有尽有,自是造成错综复杂。很快,埃米就发现自己迷路了,身处一片竹林小道,眼前是教学楼的中庭,没有任何喧闹。
埃米索性坐在路旁的长凳上,午后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竹叶,片片斑驳沿着他的头发洒向有些老旧的运动鞋。没有任何毒辣的感觉,反而悠悠一阵倦意。埃米微微瞌起双眼,抬头望向天空,晴空万里,湛蓝间依稀觅得丝丝白云,温热的南风伴着蝉鸣拂过。
令人安心。

“全体成员集合——马上开始训练”
教官使劲吹响哨子,用扩音喇叭高喊,操场上又是一阵躁动。
小憩的安详被截然打破,埃米立马蹭起,迈开步子跑了起来。东拐西转,眼前是裂开的红砖和生锈掉漆的铁围栏。脚下一片不大的水泥地坑坑洼洼,也许是废弃的小操场,还积着不少泥灰,轻轻扫过,立马扬起尘土满天飞。埃米被呛得猛咳一阵。
倒霉,真倒霉。
埃米懊恼极了,一屁股坐在花坛瓷砖上。
所以操场在哪啊……

“看你这打扮,是高一新生吧。”
“嗯……?!”
埃米闻声抬头,瞧见身前人单手怀抱着厚厚一沓书,围着一条正红色的围巾,绣着奇怪的符号,与一顶青翠色渔夫帽配起来遮住了大半张脸。
奇怪,真奇怪。
谁大热天围围巾啊…还是羊绒的。埃米止不住地吐槽道,斜看一眼。
“如果是的话,那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
“啊…我实在是找不到操场在哪里了…”
那人微微转过头来,漠漠瞥了埃米一眼,又收回视线转而眺望藏匿墙角的文竹。那株文竹幽幽地拘与一方阴凉,枝叶虽繁茂却又不想被谁发现一般安静,任由风来,只是轻轻地摇曳。
“那个,你能告诉我操场怎么去吗?”
男孩青涩的声音显得略含小心翼翼,又好像是炎炎夏日里必不可少的水果那般清爽,带去不安,留下安定。揪住围巾的手又往上扯了扯,似乎想掩盖什么一样开口道:
“往回走,穿过中庭再穿过化学教室。”
“我刚才好像就是这么绕过来的…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埃米挥挥手,礼貌性地笑了笑,转身消失在了光与影交错之间。

可埃米不知道,他这不经意的一笑,唤醒了死寂之下的波涛。

“……”
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明明知道只有被罚做俯卧撑的下场,却依旧坚持选择回到队伍。
真是不正常。

“衰仔你怎么才回来啊知不知道姐等了你多久啊?说好的陪姐一溜烟儿就不见了…”
艾比没完没了地开始埋怨起来,埃米只好着赔罪道:
“老姐…我错了…下次我陪你去了就是嘛……”
“这才对,衰仔。”
就当姐弟俩一言一语正欢的时候,正在示范踏步的教官突然一个眼刀杀过来,吼道:
“那边那个头发多高的!什么事说得这么开心啊?过来!”
姐弟俩立马住嘴,艾比朝埃米眨眨眼,埃米瞟了艾比,又看了看教官,深深叹了口气小跑出了队伍。
“你挺有能耐啊,还好意思过来?”教官双手环抱在胸前,上下打量埃米,“刚才训练没看到你,你该不会就是之前报数少的那个吧?”
埃米一个激灵,目光躲躲闪闪,呆毛也开始不听使唤地左右摇摆。教官似乎起了兴趣,一步跨到埃米面前:
“看这样子,应该就是你了。我之前说过的要求忘了?集合快静齐,列队保持安静。二百个俯卧撑,不做完不准回队伍。”
此刻埃米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忍住因为自己姐姐幸灾乐祸的怒火,拍拍手,转身撑住塑胶跑道,无奈地做起俯卧撑来。

太阳向西,少年的影子逐渐被拉长。
“198……199……200…啊”
埃米几乎是最后一口气,上臂长时间的支撑导致早已酸痛麻木。正当鼻子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一双手揪住他被汗水濡湿的衣服,使劲把他拎住。
“衰仔,你没事吧?”
是姐姐艾比。
“姐…我没事,不过教官明明点的是你…”
砰。一记爆栗让埃米重新拥有了痛觉。
“帮姐姐承担不是弟弟应该做的事吗?”
埃米暗暗嘀咕,他该说自己是被人关心的幸运,还是没人援助的不幸。他还是苦笑着对艾比说:
“老姐…走啦……再不走校门要关了。”
艾比起身,弯下腰伸手,示意要拉埃米起来。埃米楞住了,他又不知这是幸运或不幸,他感觉自己仿佛潜在一旺深海,冰冷得没有任何感觉,眼前那一丝微弱的光,似乎触手可及,也好像遥隔千里。
“衰仔你再不起来姐我可就先走了。”
埃米感觉自己被什么猛地一把扯出水面,胸口紧紧一揪,随即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闷,他颤抖着微微张开嘴,送进肺里依旧是那份熟悉的氧气,意识一点点清晰起来。
“啊…老姐,我马上就起来。”
埃米搭上艾比的手,用力站起来。剧烈体罚过后稍稍休息了下,才以至于他没有一步踉跄然后轰然倒地。

“衰仔今天晚上吃什么?”
“老姐……我今天有点累,要不我们在外面解决吧……”
“也行,吃什么你请客。”
艾比俏皮地晃了晃呆毛,宣告着胜利。埃米环视周围,最终把目光停留在了街角的甜品店。阵阵焦香传来,夹杂着丝丝甜腻,黄油煎烤融化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诱人极了。
“姐,我们去那家甜品店吧。”
埃米朝艾比指了指那家甜品店,随即两人推门一起走进。门口悬挂的风铃叮铃轻响,店主姐姐从烤箱里取出刚刚烤制好的面包,对半切开,抹上芒果酱,放进托盘,转过背笑眯眯地朝着姐弟俩问好:
“您好!新鲜出炉的面包,要来尝尝吗?”
还没有来得及答复,艾比就已经开始自顾自地夹面包了,埃米只得跟上:
“老姐你慢点,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一不留神,埃米和人撞了个满怀,那人手中托着的草莓布丁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在一旁的展示柜上,草莓酱飞溅,对方顿时全身挂了彩。埃米慌乱地从书包侧袋掏出纸巾,胡乱地擦拭着,衣服上还是留下不少痕迹。埃米发现那人身上着着和自己一所高中的校服,而且,这条红围巾怎么这么眼熟?
“没关系,你下次注意点。”
对方语气冷若冰霜,察觉不出任何情感。埃米抬起头,那人立即把围巾用力向上拉,几乎只留出了眼睛的位置,居高临下,一股无端的压迫感愈发令埃米感到毛骨悚然。
可怕,非常可怕。
这不是今天给自己指路的那个怪人吗?
他又怎么在这里?
埃米脑子里止不住地发出疑问,一次次感觉到对方的「杀气」后,鼓足勇气,支支吾吾开口:
“那个…谢谢你刚才帮了我,我是埃米。”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补充说道,“我在高一(1)班。”
“高三(7)班卡米尔,如果你没有别的事那么我就先走了。”
语毕,卡米尔开始整理自己怀里乱作一团的东西,并且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埃米着急地上前去,揪住对方的围巾:
“那个…卡米尔学长,要不我再赔你一份甜点吧…”
“半熟草莓芝士蛋糕。”
卡米尔收回已经半开木门的手,挎上背包,目光扫过埃米,湛蓝的眼眸里隐隐约约闪烁着一点璀璨。敌意褪去,埃米心中绷紧的弦渐渐放松下来,甚至还有点开心地朝放有草莓蛋糕的柜台走去。
“四十四块钱…”
他根本就是碰瓷吧!埃米又气得差点一把捏碎手中的蛋糕。
说来也怪,埃米怎么也不想在卡米尔心目中留下「鲁莽」、「粗神经」之类的印象。
可他还没有发觉,卡米尔和他,就像一旺大海静静倒影透彻的蓝天。

其实卡米尔早就留意到了埃米。
新生大会上,近千名学生紧贴着站在操场上,很是吵闹。卡米尔作为书记代表学生会演讲,内容无非不是校规还有什么学生会的招新,他一边读着准备充分的稿子,一边用余光环视身前浩大的队伍,红配绿的校服跟农夫山泉质检大会没有区别。不过有人就这么意外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个男生个子很矮,列队自然而然排在第一位,与其它三心二意聊天的学生不同,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因为站在前面涣散而被批评还是什么的,背挺得笔直,额头还有些因为紧张渗出的汗珠,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却又不敢正视。一旁的女生和他一样有着巨大的呆毛,已经站得有些不耐烦了,先扯了扯男生的耳朵,然后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一抹浅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耳根迅速攀上面颊。
可爱。
一种莫名的不爽突然涌上卡米尔的心头,可他也不知道这名为嫉妒。
只有感到奇怪啊。

继指路后在甜品店的巧遇越发使卡米尔感到埃米的有趣,自己悠闲地品着芝士的浓郁和草莓的清香,看着埃米被上次那个女生又是一顿乱揪,就差一杯苦瓜奶茶给他洗洗脸了。
“衰仔是谁刚才答应请姐晚饭的啊?”
“可是老姐我真的有事啊…你看我身上还有糖渍…”
卡米尔突然由埃米的不愿面对戳穿,也不愿坦白事实,记起了那株文竹,不耐寒不禁热,很像。
“闭嘴衰仔!以后苦瓜奶茶都你请了!”
“老姐…”
扯来扯去,埃米察觉了卡米尔一直朝这边来的目光,两人视线瞬间交织在一起,一抹冷澈实则温暖的光瞬间将埃米从幽暗的深海唤醒。埃米微微把头偏向一边,艾比立刻察觉到异样,顺着自己弟弟的目光看去:
“诶衰仔这不是你之前大会上盯着看的那个面瘫矮子吗?他不是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吗?”
埃米有些错愕,雷狮海盗团是现任高三数学组长雷狮以前就读本校时就建立的小团体,几年以来一直是校内的传奇。埃米又感觉自己摊上什么大事了。
等等老姐刚才说了什么?这时他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一直以来的心事对象居然是自己两连难堪的卡米尔学长!
埃米窘得只想跑出去透透气。
“我感觉他刚才就一直在看你,莫不是你们已经两情相悦了?想不到啊衰仔…”
自己姐姐依旧没完没了下去,埃米只想说自己上一秒才知晓这个事实。此时卡米尔已经起身走到了姐弟俩面前,埃米匆忙开口介绍:
“卡米尔学长…这,这是我姐姐艾比。”
“你好。”出于礼貌,卡米尔问了好。
“喂你个面瘫矮子拽什么拽啊。”艾比气愤道,埃米立即缓和着:
“姐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艾比好不容易气哼哼地闭上了嘴,结果卡米尔早已离开。
失落。

卡米尔回到大哥雷狮在学校旁为自己租的房子,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有时雷狮还要来过夜,不过唯一的钥匙还是在卡米尔手上。防盗锁打开,门吱嘎一响
“卡米尔,怎么才回来。”
雷狮从楼梯口出来,浑身一股酒气,显然是又去撸完串回来,卡米尔皱了皱眉,心情略微复杂地劝道:
“大哥,喝酒对身体不好。”
“哦?”
雷狮向前走近,意味不明地挑挑眉,轻笑答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有,大哥。”
“你要记住,我们雷狮海盗团,无论是什么东西,都要靠自己抢过来。”
说完雷狮便潇洒地推门进了房。卡米尔理了理围巾,人生中的第一次难关似乎豁然开朗。

埃米每次去帮艾比带奶茶的时候,总会发现卡米尔在那家甜品店品尝新品,或是点一杯焦糖玛奇朵翻看学生会的文件。
埃米朝卡米尔打了声招呼,卡米尔示意自己过来坐坐,有意无意聊天间,两人发现互相都是甜食同好。
卡米尔喜欢草莓,埃米喜欢芒果。
不知何时,他们来甜品店总会先为对方点一份喜欢的甜点,再来才是自己吃什么。或许是心有灵犀,每一次对方都会如约而至。

直到有天卡米尔借着品尝千层塔为由,先是亲了埃米,再是一番表白,这时埃米才明白自己是落入了卡米尔一步步的陷阱之中。
哭笑不得。
埃米不知如何是好,卡米尔又郑重其事地问道:
“你是害怕我吗?”
怎么可能,怕你我还每天和你一起这么悠哉地品味甜点。
可这恰恰又是埃米一直没有明白的难题。自己对卡米尔,究竟持何种感情。
埃米抬头看向卡米尔,对方的眼中是浩瀚汪洋,似乎下一秒自己就要溺亡于其中深藏的温柔与坚定。
埃米就在这一刹那,明白了一直困扰着他的难题。
“卡米尔学长,我也喜欢你。”
此刻映入卡米尔眼眸的,只有那抹独属埃米的,那抹午后纯净的蓝。

fin-


·我终于写完了拖了起码半个月了
全文4300+ 突破肝力极限 也许有很多bug
·没有大纲什么的所以结构和伏笔的安排很混乱
希望能够多多包容啦 谢谢观赏 校服和学校的设定通通来自学校高中部
我流小男孩或许非常ooc 但是我对他俩的见解就是「保护他人之时而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
·各位狗年大吉!迟到的一句情人节快乐!这儿还在日本旅游 坐车上没事干就爆肝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够有一颗小红心一只小蓝手最好还有一条小小的评论啦!




【雷卡】皎月



·现代paro
·百年老梗 有些私设
·自己心中的雷总和卡卡 可能会ooc
·描写水平有限致歉 呜呜呜他们怎么能这么好

start!

一月末了。
新年氛围逐渐浓厚,人们都计划着购置年货,然后回家团圆。

雷狮和卡米尔却没有准备回雷王市,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离家出走。不过,年货什么的,倒是可以买来囤着。
卡米尔一向喜欢宅在家里,他觉得出门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不但浪费时间,搞不好还会因为气温骤降而感冒。这一点,他们俩兄弟大相径庭,雷狮就是坐不住。

这天,雷狮和两个小弟撸完串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卡米尔裹着被子趴在床上,怀里还抱着笔记本,地板上还散落着些满是圈画的文稿。都放假了还这么勤奋。雷狮想把卡米尔拎出去走走,算是透透气,可他也知道这不是件易事。
不过对于雷狮来说,这可难不倒他,自家弟弟喜欢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嘴角暗暗勾起一抹邪笑,得意地走向卡米尔的房间。

“大哥,敲门…”
雷狮没有理会,直接坐在了床沿,伸出手帮卡米尔掖了掖被角,顺带抽走怀中的笔记本,开门见山地问道:
“要不要去商场转转。”
卡米尔朝雷狮凑了凑,答非所问嘟囔着:
“好冷…”
雷狮二话不说,一把将卡米尔圈在怀中,体温立即代替了被窝几乎没有的温度,在卡米尔耳边低声道:
“我听说凹凸商城新开了家甜品店,草莓蛋糕味道不错,想去吗?”
“去…大哥你先把手拿开。”
是的,此刻雷狮的手正在卡米尔身上肆意游走,果不其然就是被一把拍下。雷狮有些无奈地看着起床穿衣服的卡米尔,又开始唠叨:
“我说卡米尔啊,你怎么又把暖气关了,现在正是降温,况且我们家什么时候缺过电,如果你感冒了怎么办我…”
“大哥。”
卡米尔套上了大衣瞪了雷狮一眼,雷狮知足地闭上了嘴。少年虽然不是营养不良,从小体弱比起同龄人来说还是有些单薄,雷狮起身,先是整理了卡米尔身上有些皱的衬衣,然后捋了捋他颈后翘起的头发,最后才是细细地帮卡米尔系上那条红色的围巾。
这条围巾是几年前的一个圣诞夜,雷狮胡乱买来充当送给卡米尔的圣诞礼物的,卡米尔虽然当时厌恶地把这条围巾丢在一旁,可没有几天又见他把围巾围了起来。

推开门,不出意料那北风就直直地往人身子里钻,卡米尔一个激灵,把围巾使劲向上扯了扯,几乎遮住了半张脸。雷狮揽住卡米尔的腰,熟悉的温度又一次从背后袭来,对方没有抗拒,反倒有些享受。

从他们家到商场不过一条街的距离,雷狮愣是抱着卡米尔走了半个多小时。新年前夕到处都少不了热闹的气息,自然而然人也很多。卡米尔看了看周围人群诧异的目光,又低头瞧见雷狮的手,不免有些尴尬,便轻轻扯了扯雷狮的衣角。
心领神会。雷狮转而牵起了卡米尔的手。担心来去的人流会挤散他俩,又握得更紧了些。

终于到了雷狮口中所讲的那间甜品店,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奶油甜腻,果香四溢。卡米尔迫不及待推门而入。

招牌的草莓蛋糕自是摆在显眼的地方,柔软的戚风蛋糕抹上层层细腻的奶油,点缀其上的草莓更是香甜诱人。想吃。这是卡米尔的第一反应,雷狮笑了笑,叫来店员切下一份装进纸盘,递给了卡米尔。

雷狮见过蔚蓝的大海,也曾仰望过浩瀚的星辰,此时卡米尔眼中的一切,美得是那么光彩夺目。他喜怒不形于色,善于控制情绪,可雷狮知道,表面的暗淡之下是星月皎洁。

雷狮先去付了款,等着卡米尔心满意足吃完蛋糕,两人才一起离开甜品店。两人几乎是把整个商场全班扫荡了一遍,大包小包。

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了,雷狮和卡米尔并肩走着,身旁的人流依旧喧闹。

“听说今天有红蓝月呢。”卡米尔望向天空道。
“是吗?”雷狮不以为然,瞄过天上的明月,“什么都比不上你眼中的皎月啊。”
“嗯?”卡米尔转头看向雷狮。
“所以说,卡米尔,我爱你。”
卡米尔的嘴角止不住地勾起一抹弧度,笑着转身与雷狮对视,
“我也是啊,大哥。”
语毕,卡米尔丢下手中的东西,踮起脚尖,用手轻轻环住雷狮的脖颈,雷狮觉得,一抹冰凉覆上了自己的唇。

如果说卡米尔是一抹皎月 那么雷狮的心中早已因此光彩。

fin!
·哇塞流水账记得真爽

把脑洞写下来完全是一篇小学生作文

·我心目中的卡卡就是行动派(我ooc至极我自己也非常绝望
完全写不出他们的好 新的一年也很喜欢他们俩兄弟!
最后就 谢谢观赏了!


【邦良】四月


·和基友打赌欠债系列
. 掺杂基友点的信白

稷下学院有一棵大樱花树,一到花开的春天,整个学校都淹没在一片茫茫的浅粉色里。

刺客班的韩信和坦克班刘邦可是出了名的校园杠把子,哪里有社会,哪里就有他俩。当然,后果无一不是被室友张良一个狗链抓回去,关进小黑屋实施思想教育。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张良和他的言灵书以及令人闻风丧胆的狗链在满学校找二傻。

惨绝人寰的杀猪叫声又一次响起,久久地回荡在校园里。
“刘邦,你又在勾引小姑娘!”
张良气急败坏地喊道,不由分说地用看家狗链一把将刘邦拉到面前。低他们一届的小乔可怜地被刘流氓来了个树咚,震惊之余的害羞由着脸颊慢慢染上耳根。

“小乔你先回去吧,这个人我来收拾。”

安慰好小乔后,张良这才盘问起成天耍流氓的刘邦:
“韩信哪去了,怎么没和你在一起沾花惹草?”
“他看上了跟他同班的李白,一起喝了点酒出去骚了。”
张良有些感到脑仁疼,转而又开口问道:
“所以这就是你耐不住寂寞去勾引小乔的理由?”
刘邦突然很想来个闪现和墙来个亲密接触
“你看她两个丸子头,多可爱啊,勾引稳赚不赔。”
“那你知不知道周瑜是她男朋友啊?”
“”不知道。”
张良觉得脑仁更疼了,自己的室友这么傻。十几年白活了。
“行行行你别说了。”
收起狗链,张良席地而坐,翻开言灵书,摊开放在膝上,细细品读。单边镜片略有些反光,眉头时不时拧紧或又舒展开来,嘴角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
刘邦支起胳膊,偷偷从缝隙间瞧向身旁的张良。少年的白发上不知何时缀上了樱花,身后更是漫天樱花雨,湛蓝的天空如同他的眼眸。
真好看啊。刘邦想到。


-从暑假拖到现在的东西
-剧情老套或许玛丽苏 但我会尽力的//
-大半夜神志不清的产物 有bug烦请见谅 那么

谢谢观赏❀